心理测试
心理咨询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国庆假期结束后的周一,第一次尝试了坐地铁上班。原因是考虑到过往的经验告诉我,周一的早高峰都会非常堵,需要花将近40分钟时间才能开到公司。而其他工作日,尤其是周四周五,则相对通畅,半小时都不用。

这次节后假期担心这种状况更甚,所以周一才决定地铁出行。

然而,实际情况却大大出乎意料,周一当我坐上地铁时拿出导航看了一下路况,反而发现道路相当顺畅,都是绿色的,时间预估也就只需要半小时左右。但第二天,周二开车上班路上却有些异常的拥堵。

可能情况之一是由于很多人假期多休息了一天,周一并未返城,所以开车上班车流较少。

但是我却在想是否存在另一种可能性:会不会是很多人都怀着和我一样的考量,而选择“错峰”出行,都想避开节后周一的高峰,反而没有了拥堵。群体性的心理博弈结果,造成了反常的情况,周一路况好,周二却堵车。

这种“群体行为学”是有一个专门学科的,隶属于社会心理学。但是,这门学科目前仅是一些概括性的一般理论梳理而已,远没有达到可以预测群体行为的应用地步。

我曾经有一篇短篇科幻小说《过敏》,其中幻想将生物学、生理学的理论应用于社会学的实践中,对社会事件的发展加以利用,甚至是引导。这也只是科幻小说中的朴素猜想而已,完全没有经过仔细的理论分析。

其实说到群体行为的预测,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心理史学”。这一旷古奇想,将社会学的思想放诸于一个更为宏观的大视角之下---银河帝国。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哈利·谢顿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银河帝国》艾萨克·阿西莫夫

在《银河帝国》系列小说中,哈利·谢顿 运用数学的方法构建了一套对于整个银河系各文明的人类全体的预测模型,能够预测整个银河文明的发展与走势,而且能够在特定事件节点加以干预,以引导整个文明的发展。

我曾经对这一课题十分着迷,也曾尝试着去了解和探寻社会学的一般性原理。因为,在我看来,既然经济学中存在着“无形的手”---市场---这一基本原理来指导和预测经济活动,为什么社会学中不存在着这样一个“无形的手”,把控着其发展呢?

其实,并不是没有人对历史进程的“无形的手”做过理论研究,伟大的哲学家、经济学家马克思,就在其唯物史观里解释了生产力、生产关系这对相互作用的要素,如何影响着历史的进程、朝代的更迭……

然而,“心理史学”真正最大的困难不在于理论架构,也不在于像马克思一样找出抽象的影响因子,而在于对于群体中海量个体的计算能力。对于群体中个体间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是极为复杂和混乱的,极容易陷入混沌。这种相互作用,造成了指数级的复杂性增长,远不是线性的。

也就是说如果预测一个人的行为需要的计算量是N,那么预测100个人的群体行为,由于相互影响和更多因素对系统的干扰,计算量绝对不是N的100倍,而可能是上亿倍。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群体

得益于现代心理学的发展,我们对个体行为的预测已经有了一定的能力。个人行为是好预测的,即便再多的干扰因素加之于他,也是容易计算的。但是对于群体,我们仍然像面对大海的浮游一样,被深深地困扰于其深邃与磅礴之中。

这也属于正常情况,由于多个体的相互作用造成的混沌,以其远超我们文明的计算量级,一直是人类认知的禁区之一。

一小部分的流体力学容易计算,但是放诸于整个大气系统,上万上千万阶的偏微分方程,像梦魇般嘲笑着人类的软弱与无能;简单刚性体力学,初中生就可以用牛顿三定律解决,但是对于一个成万上亿沙粒组成的土方,人类却根本不能掌握其力学状态,这也造成了各种山体滑坡灾难像地震一样难以预测。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大气系统

所以,现实中若要实现“心理史学”,只有两条可行道路:

1、人类计算能力的提升远超混沌系统的复杂度(感觉至少应该是量子计算机的下一个代次吧)

2、找到一种更加抽象和简化的模型,像阿西莫夫那样,把全体人类作为一个研究对象,这一模型甚至是不可逆的,对于个体反而变得不适用。

不论哪一条路劲,感觉都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够看到的……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咨询网 » 论现实“心理史学”的可能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