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测试
心理咨询

厚古薄今 心理

厚古薄今 心理

足疗各个反射区的作用

我国是足部疗法起源最早的国家。

几千年前的中国就有关于足部按摩的记载。

据考证,当年足疗与针灸在我国为 “ 同根生 ” 之疗法 。

古代黄帝内经 “ 足心篇 ”之“ 观趾法 ” ( 一种诊疗方法 ) ;隋朝高僧所撰《摩河止观》之“ 意守足 ” ( 常擦足心,能治多种疾病 ) ;汉代神医华佗著于《华佗秘笈》之“ 足心道 ” ( 意即足底的学问 ) ,司马迁《史记》之“ 俞跗用足治病 ”(“俞”通“愈” ,跗指足背 ) ;宋代文豪苏东坡先生对养生颇有研究,对坚持摩擦足底涌泉穴对身体的益处就大加赞赏,称“ 其效不甚觉, 但积累至百余日,功用不可量 ……若信而行之,必有大益。

” 说明中国人很早就对足部按摩有益于健康有很深的了解。

中医疗法 ( 包括足部按摩 ) 在唐代即传人日本、朝鲜。

元朝以后又传人欧洲。

元朝伯仁之《十四经》 …… 明朝时期,足部按摩得到进一步发展。

后因封建礼教、女子裹脚等轻视足部健康的 “ 政策 ” 、民风,大大影响了该疗法的健康发展。

特别是到了清末年间,这一中国历史文化遗产更是遭到了外国列强的残酷掠夺,一度在国内 “ 销声匿迹 ” ,几乎失传。

足部反射区按摩疗法适用于多种疾病,也可单独用于日常保健。

1 .内科疾病 (1) 呼吸系统疾病:如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肺炎、急性扁桃体炎等。

(2) 循环系统疾病:如高 / 低血压、冠心病、心脏病、贫血、心绞痛、下肢静脉曲张等。

(3) 消化系统疾病:如慢性胃炎、胃与十二指肠溃疡、慢性结肠炎、慢性肝炎、肝硬化、胆囊炎、胆结石、痔疮等。

(4) 泌尿系统疾病 如慢性肾小球肾炎、泌尿系结石等。

(5) 代谢及内分泌系统疾病 如糖尿病、肥胖病、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等。

(6) 神经系统疾病 如脑动脉硬化症、脑血管意外后遗症、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神经衰弱、癫痫、焦虑症等。

2 .妇科疾病:如月经不调、痛 / 闭经、功能性子宫出血、带下病、盆腔炎、更年期综合症、不孕症、性冷淡症等。

3 .皮肤科疾病:如痤疮、黄褐斑、脂溢性脱发、白发、湿疹、神经性皮炎、牛皮癣、斑秃、带状疱疹等。

4 .伤科疾病:如肩周炎、颈椎病、慢性腰肌劳损、退行性脊柱 / 膝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症等。

5 .眼科疾病:如老年性白内障、开角型青光眼、近视眼、迎风落泪、老花眼等。

6 .耳鼻咽喉口腔疾病:如慢性鼻炎、鼻窦炎、慢性咽炎、口疮、耳鸣、中耳炎、牙痛等。

7 .肿瘤科疾病:如乳腺癌、肿瘤放疗与化疗反应等。

8 .男性疾病:遗精、阳痿、早泄、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睾丸炎、附睾炎、男子不孕症等。

9 . 儿科疾病:小儿厌食症、小儿遗尿、小儿惊风、小儿营养不良等。

10. 老年疾病:冠状动脉硬化、帕金森症、中风后遗症、半身不遂等。

现代社会随着工作压力不断增大,人们的身体健康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人们对健康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期来得都要迫切。

同时,人们要求获得健康要以不影响工作及生活为前提。

然而,一般的医疗方法要么花费大量金钱,要么耗费大量时间,且病人要遭受一定的痛苦,这是惜时如金的现代人所不能接受的。

我公司研发人员在继承传统中医理论的基础上,根据人体经络学说、全息理论和现代反射区体系,结合世人的生理、心理特征,扬长避短,厚古薄今,经过长期而系统的探索实践,终于设计开发出 易寿牌家庭足疗按摩保健鞋 。

其原材料来源于冷寒带海拔 1000米左右的高山和大峡谷之间的山桃树,传说,桃木能祛邪恶,避野鬼、保平安、获财运、逐病害、疗怪疾。

精挑细选后的原材料 经过机械研磨成圆球状或椭圆状,再经过人工编接、上色制成各种规格、形状、图案、颜色的家庭足疗按摩保健鞋,具有坚固实用、美观大方、足底按摩、除脚臭、去脚气之功效。

作用于涌泉穴、大都穴、公孙穴、太白穴等16个穴位。

打通血脉、通经疏络,调节人体平衡,增强肾脏、肝脏、肺脏功能,对足指麻木、胃寒、胃炎、关节炎、寒腿、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产妇后遗症、肥胖症等均有独特的疗效。

足疗按摩保健鞋是调节睡眠、延缓衰老的上等佳品,更是开业志庆、会议纪念、馈赠亲友的首选礼品。

家庭足疗按摩保健鞋的三大特点:1、人们可以选择在自己的闲暇时间、心情放松的时候穿着家庭足疗按摩保健鞋,达到边休息边治疗的目的。

2、疗效良好,无副作用。

3、节省财力。

专家建议:“易寿牌家庭足疗按摩保健鞋”每天穿着一小时以上为最佳,同时喝一至两杯白开水为宜,穿着前后用温水点一些醋泡一下脚效果更好。

“圆明园该不该重建”辩论会(正方)

即使重建,他也不再是圆明园了.可以看看余秋雨的废墟废墟 余秋雨的一篇散文,收录于《文化苦旅》中,写于1992年 原文: 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

废墟吞没了我的企盼,我的记忆。

片片瓦砾散落在荒草之间,断残的石柱在夕阳下站立,书中的记载,童年的幻想,全在废墟中殒灭。

昔日的光荣成了嘲弄,创业的祖辈在寒风中声声咆哮。

夜临了,什么没有见过的明月苦笑一下,躲进云层,投给废墟一片阴影。

但是,代代层累并不是历史。

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是诀别,是选择。

时间的力量,理应在大地上留下痕迹;岁月的巨轮,理应在车道间辗碎凹凸。

没有废墟就无所谓昨天,没有昨天就无所谓今天和明天。

废墟是课本,让我们把一门地理读成历史;废墟是过程,人生就是从旧的废墟出发,走向新的废墟。

营造之初就想到它今后的凋零,因此废墟是归宿;更新的营造以废墟为基地,因此废墟是起点。

废墟是进化的长链。

一位朋友告诉我,一次,他走进一个著名的废墟,才一抬头,已是满目眼泪。

这眼泪的成分非常复杂。

是憎恨,是失落,又不完全是。

废墟表现出固执,活像一个残疾了的悲剧英雄。

废墟昭示着沧桑,让人偷窥到民族步履的蹒跚。

废墟是垂死老人发出的指令,使你不能不动容。

废墟有一种形式美,把拨离大地的美转化为皈附大地的美。

再过多少年,它还会化为泥土,完全融入大地。

将融未融的阶段,便是废墟。

母亲微笑着怂恿过儿子们的创造,又微笑着收纳了这种创造。

母亲怕儿子们过于劳累,怕世界上过于拥塞。

看到过秋天的飘飘黄叶吗?母亲怕它们冷,收入怀抱。

没有黄叶就没有秋天,废墟就是建筑的黄叶。

人们说,黄叶的意义在于哺育春天。

我说,黄叶本身也是美。

两位朋友在我面前争论。

一位说,他最喜欢在疏星残月的夜间,在废墟间独行,或吟诗,或高唱,直到东方泛白;另一位说,有了对晨曦的期待,这种夜游便失之于矫揉。

他的习惯,是趁着残月的微光,找一条小路悄然走回。

我呢,我比他们年长,已没有如许豪情和精力。

我只怕,人们把所有的废墟都统统刷新、修缮和重建。

不能设想,古罗马的角斗场需要重建,庞贝古城需要重建,柬埔寨的吴哥窟需要重建,玛雅文化遗址需要重建。

这就像不能设想,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的汉代老太需要植皮丰胸、重施浓妆。

只要历史不阻断,时间不倒退,一切都会衰老。

老就老了吧,安详地交给世界一副慈祥美。

假饰天真是最残酷的自我糟践。

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

没有废墟的人生太累了,没有废墟的大地太挤了,掩盖废墟的举动大伪诈了。

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

——这就是人类的大明智。

当然,并非所有的废墟都值得留存。

否则地球将会伤痕斑斑。

废墟是古代派往现代的使节,经过历史君王的挑剔和筛选。

废墟是祖辈曾经发动过的壮举,会聚着当时当地的力量和精粹。

碎成粉的遗址也不是废墟,废墟中应有历史最强劲的韧带。

废墟能提供破读的可能,废墟散发着让人留连盘桓的磁力。

是的,废墟是一个磁场,一极古代,一极现代,心灵的罗盘在这里感应强烈。

失去了磁力就失去了废墟的生命,它很快就会被人们淘汰。

并非所有的修缮都属于荒唐。

小心翼翼地清理,不露痕迹地加固,再苦心设计,让它既保持原貌又便于观看。

这种劳作,是对废墟的恩惠,全部劳作的终点,是使它更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废墟,一个人人都愿意凭吊的废墟。

修缮,总意味着一定程度的损失。

把损坏降到最低度,是一切真正的废墟修缮家的夙愿。

也并非所有的重建都需要否定。

如果连废墟也没有了,重建一个来实现现代人吞古纳今的宏志,那又何妨。

但是,那只是现代建筑家的古典风格,沿用一个古名,出于幽默。

黄鹤楼重建了,可以装电梯;阿房宫若重建,可以作宾馆;滕王阁若重建,可以辟商场。

这与历史,干系不大。

如果既有废墟,又要重建,那么,我建议,千万保留废墟,傍邻重建。

在废墟上开推土机,让人心痛。

不管是修缮还是重建,对废墟来说,要义在于保存。

圆明园废墟是北京城最有历史感的文化遗迹之一,如果把它完全铲平,造一座崭新的圆明园,多么得不偿失。

大清王朝不见了,熊熊火光不见了,民族的郁忿不见了,历史的感悟不见了,抹去了昨夜的故事,去收拾前夜的残梦。

但是,收拾来的又不是前夜残梦,只是今日的游戏。

中国历来缺少废墟文化。

废墟二字,在中文中让人心惊肉跳。

或者是冬烘气十足地怀古,或者是实用主义地趋时。

怀古者只想以古代今,趋时者只想以今灭古。

结果,两相杀伐,两败惧伤,既斫伤了历史,又砍折了现代。

鲜血淋淋,伤痕累累,偌大一个民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一些空隙吧!让古代留几个脚印在现代,让现代心平气和地逼视着古代。

废墟不值得羞愧,废墟不必要遮盖,我们太擅长遮盖。

中国历史充满了悲剧,但中国人怕看真正的悲剧。

最终都有一个大团圆,以博得情绪的安慰,心理的满足。

唯有屈原不想大团圆,杜甫不想大团圆,曹雪芹不想大团圆,孔尚任不想大...

中国和外国不同的生活风俗习惯

中国传统民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自然环境、经济方式、社会结构、政治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下孕育、发生并传承的,因而中国传统民俗既有人类民俗的共性,又有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独特个性。

分析和揭示中国传统民俗的基本特点是民俗文化研究的应有之举,其与各类具体事象的描述应是深入研究中国民俗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遗憾的是,近年来综合性的论述一直比较沉寂。

本文意在引起人们对这方面研究的重视。

综合考察中国民俗的传承、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表现得十分明显。

一、原始信仰长期留存 原始信仰习俗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长期传承和流行,是中国传统民俗的一大特点。

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以及巫术、占卜、祈禳、祭祀、禁忌等习俗不但在人们的信仰活动中集中地表现出来,而且贯穿于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不必花费笔墨去叙述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的巫术、祭祀仪式,只要看看人们日常生活中渗透的信仰习俗,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如在物质生产活动中,春祈、秋报、求雨、禳灾、用占卜来预测气候和年成,以及围绕农事而形成一系列的禁忌等,长期以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传统习俗。

《左传》记载:“社稷二祀,……自夏以上祀之。

”[1] 《汉书·郊祀志》也记载:“郊祀社稷,所从来尚矣。

”[2]可见, 对土地神和谷神的祭祀,早在不可确知的上古时代就很流行了。

其后,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系列的信仰习俗,据《礼记·月令》的记载,一年中除十一、十二月外,十个月都有“祈谷”、“命民社”、“祈来年”等固定的祭祀农业诸神的活动,实际上,许多农事节日就是由此形成的。

此类农事信仰习俗在后世堪称长盛不衰,时至今日也远没有绝迹。

就猎、牧、渔、林、交通、运输、贸易等行业及各项手工业而言,举行某些巫术性仪式,祭祀有关的神灵,恪守 一定的禁忌等,也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在衣食住行中,原始信仰习俗也常有反映。

如造房建坟便与堪舆术紧紧连在一起,请阴阳先生看风水选宅地,是动工前的第一步。

从破土开工到建成进宅,每个重要环节都要选择吉日良辰,整个过程有着一系列的巫术、祭祀、禁忌活动。

其中,上梁仪式尤为隆重,梁上要贴“上梁大吉”、“姜太公在此”等红纸条幅;工匠登高时要唱《上梁文》,然后在梁上将馒头、散钱等抛下,以驱煞、镇鬼;有时还要在正檐下挂一面铜镜,用来照射妖邪。

凡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们从殷墟甲骨文中的“卜居”记载,《尚书》中《召诰》、《洛诰》两篇所述周成王选都洛邑时的龟卜过程,敦煌文书中保留的《建宅文》[3]、《镇宅文》,[4 ]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风水图书中可以看出, 营造活动中的原始信仰是源远流长,绵绵不断的。

中国的传统服饰,按礼制的规定,必须与一定的信仰活动相适应,故有所谓的“祭服”。

此外,民间还流行许许多多用以避邪的衣服和饰品,如五毒背心、五香布袋、辟邪鞋饰、玉佩、护身符等。

饮食生活中,船家食鱼忌翻身,不称“箸”而称“筷”;河南人做饭忌说“少”、“没”、“光”、“烂”、“完了”、“不够”等词语;东北人包饺子忌不捏褶,因为捏光边象“和尚头”,不吉利,而且包成的饺子忌摆成圈,必须摆得横竖成行,才能财路通达,这些禁忌习俗都是我们常闻常见的。

事实上,饮食中的原始信仰很早就盛行了,如汉代便有“俗说:雷鸣不得作酱,雷已发声作酱,令人腹内雷鸣。

”“俗说:腊正旦食得菟髌者,名之日幸,赏以寒酒。

幸者,善样,令人吉利也。

”之类的记载[5]。

又据《山海经》的记载:“招摇之山……有木焉, 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①gǔ,佩之不迷。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②@②(猩猩),食之善走。

”“扭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柢山……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③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④,冬死而夏生,食之无肿疾。

”[6]这种食用、 佩戴某种东西 就可以取得某种实际效用的观念正是模拟巫术的观念,而后世盛行的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如以“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形容别人胆大妄为,显然与之一脉相承。

至于喝了中药,将药渣倒在大路上的习俗,很明显与接触巫术有关。

遇到出行、聚会等家庭或社会活动时,人们也常以卜筮、圆梦、求签、测字等方式来预测吉凶,决定行止。

《墨子》中所记:“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

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

’子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焉。

”[7] 即丛辰占法预测出行吉凶之一例。

在民间,甚至连洗头、制衣也都有种种趋吉避凶的习俗。

如《论衡》中记载:“《沐书》曰: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

……裁衣有书,书有吉凶,凶日制衣则有祸,吉日则有福。

”[8]此外,各种前兆迷信在民间也盛行不衰。

《尚书·牧誓》中“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化鸡之晨,惟家之索。

”的记载表明,早在周代之前,人们已笃信雌鸡报晨是家道衰败...

余秋雨那篇散文诗关于 茶 的

1. 《两方茶语》——余秋雨2. 中国喝茶的诗意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不管是绿茶娇嫩的诗意还是乌龙绵长的诗意都由来已久。

即便不说陆羽的《茶经》,从一般诗文中总能频频嗅到茶香。

据我认识的一位中国茶文化研究者说,茶文化最精致的部位也最难保存,每每毁于兵荒马乱之中,后来又从解渴的原始起点上重新种植和焙制,不知断了多少回,死了多少回,但由于那些诗文在,喝茶的诗意却没有断,没有死。

——余秋雨3. 那些关于茶的散文:在冰心先生的《我家的茶事》,汪曾祺的《泡茶馆》等文中,回忆、记叙那些“茶人茶事”;在黄裳的《栊翠庵品茶》,刘心武的《古典名著中的茶香》,王旭烽的《茶与文艺》等文中,品味“茶文茶韵”;在钱歌川的《中国人与茶》,秦牧的《敝乡茶事甲天下》,张承志的《粗饮茶》等文中,学习“茶史茶识”;在陆文夫的《得壶记趣》,贾平凹的《茶杯》等文中,把玩“茶器茶具”;在张抗抗的《说绿茶》,初国卿的《苦茶》《碧螺春》等文中,赏识“茶味茶品”;在葛兆光的《茶禅闲话》《茶禅续语》等文章中,参悟“茶禅茶道”;在鲁迅的《喝茶》,李国文的《品新茶》,余秋雨的《两方茶语》等文中,论述“茶余茶话”。

中国传统文化与节日资料

中国传统民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自然环境、经济方式、社会结构、政治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下孕育、发生并传承的,因而中国传统民俗既有人类民俗的共性,又有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独特个性。

分析和揭示中国传统民俗的基本特点是民俗文化研究的应有之举,其与各类具体事象的描述应是深入研究中国民俗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遗憾的是,近年来综合性的论述一直比较沉寂。

本文意在引起人们对这方面研究的重视。

综合考察中国民俗的传承、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表现得十分明显。

一、原始信仰长期留存 原始信仰习俗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长期传承和流行,是中国传统民俗的一大特点。

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以及巫术、占卜、祈禳、祭祀、禁忌等习俗不但在人们的信仰活动中集中地表现出来,而且贯穿于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不必花费笔墨去叙述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的巫术、祭祀仪式,只要看看人们日常生活中渗透的信仰习俗,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如在物质生产活动中,春祈、秋报、求雨、禳灾、用占卜来预测气候和年成,以及围绕农事而形成一系列的禁忌等,长期以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传统习俗。

《左传》记载:“社稷二祀,……自夏以上祀之。

”[1] 《汉书·郊祀志》也记载:“郊祀社稷,所从来尚矣。

”[2]可见, 对土地神和谷神的祭祀,早在不可确知的上古时代就很流行了。

其后,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系列的信仰习俗,据《礼记·月令》的记载,一年中除十一、十二月外,十个月都有“祈谷”、“命民社”、“祈来年”等固定的祭祀农业诸神的活动,实际上,许多农事节日就是由此形成的。

此类农事信仰习俗在后世堪称长盛不衰,时至今日也远没有绝迹。

就猎、牧、渔、林、交通、运输、贸易等行业及各项手工业而言,举行某些巫术性仪式,祭祀有关的神灵,恪守 一定的禁忌等,也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在衣食住行中,原始信仰习俗也常有反映。

如造房建坟便与堪舆术紧紧连在一起,请阴阳先生看风水选宅地,是动工前的第一步。

从破土开工到建成进宅,每个重要环节都要选择吉日良辰,整个过程有着一系列的巫术、祭祀、禁忌活动。

其中,上梁仪式尤为隆重,梁上要贴“上梁大吉”、“姜太公在此”等红纸条幅;工匠登高时要唱《上梁文》,然后在梁上将馒头、散钱等抛下,以驱煞、镇鬼;有时还要在正檐下挂一面铜镜,用来照射妖邪。

凡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们从殷墟甲骨文中的“卜居”记载,《尚书》中《召诰》、《洛诰》两篇所述周成王选都洛邑时的龟卜过程,敦煌文书中保留的《建宅文》[3]、《镇宅文》,[4 ]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风水图书中可以看出, 营造活动中的原始信仰是源远流长,绵绵不断的。

中国的传统服饰,按礼制的规定,必须与一定的信仰活动相适应,故有所谓的“祭服”。

此外,民间还流行许许多多用以避邪的衣服和饰品,如五毒背心、五香布袋、辟邪鞋饰、玉佩、护身符等。

饮食生活中,船家食鱼忌翻身,不称“箸”而称“筷”;河南人做饭忌说“少”、“没”、“光”、“烂”、“完了”、“不够”等词语;东北人包饺子忌不捏褶,因为捏光边象“和尚头”,不吉利,而且包成的饺子忌摆成圈,必须摆得横竖成行,才能财路通达,这些禁忌习俗都是我们常闻常见的。

事实上,饮食中的原始信仰很早就盛行了,如汉代便有“俗说:雷鸣不得作酱,雷已发声作酱,令人腹内雷鸣。

”“俗说:腊正旦食得菟髌者,名之日幸,赏以寒酒。

幸者,善样,令人吉利也。

”之类的记载[5]。

又据《山海经》的记载:“招摇之山……有木焉, 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①gǔ,佩之不迷。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②@②(猩猩),食之善走。

”“扭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柢山……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③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④,冬死而夏生,食之无肿疾。

”[6]这种食用、 佩戴某种东西 就可以取得某种实际效用的观念正是模拟巫术的观念,而后世盛行的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如以“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形容别人胆大妄为,显然与之一脉相承。

至于喝了中药,将药渣倒在大路上的习俗,很明显与接触巫术有关。

遇到出行、聚会等家庭或社会活动时,人们也常以卜筮、圆梦、求签、测字等方式来预测吉凶,决定行止。

《墨子》中所记:“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

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

’子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焉。

”[7] 即丛辰占法预测出行吉凶之一例。

在民间,甚至连洗头、制衣也都有种种趋吉避凶的习俗。

如《论衡》中记载:“《沐书》曰: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

……裁衣有书,书有吉凶,凶日制衣则有祸,吉日则有福。

”[8]此外,各种前兆迷信在民间也盛行不衰。

《尚书·牧誓》中“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化鸡之晨,惟家之索。

”的记载表明,早在周代之前,人们已笃信雌鸡报晨是家道衰败...

中国某地的民风民俗资料

重庆大足竹编历史悠久,花色品种繁多,纺织工艺精湛,素有“竹编之乡”的美称。

大足竹源丰富。

早在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大足申报《路孔河水灾》文中有“栖篾簟千家,无举火之厨”一语。

簟即竹席,可见当时大足竹席已广为民用。

清咸丰以后,其竹编业日兴,产品渐及省内许多市县和云、贵、湖、广等省。

解放后,大足竹编有了很大的发展。

1950年,全县商业部门收购竹席40万张,到1978年,达到259万张,增长5.5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政策的放宽,已由单一的国家商业部门,变经营为多渠道经营,民间经营量已大大超过国营商业收购量。

1991年,全县竹席年产量达400万合(一合为一青二黄或一青三黄)。

三驱、铁山两镇和其他部分乡镇的许多农民,男女老幼皆会织席。

三驱、铁山两镇的产席量约占全县竹席总产量的60~70%。

销售区域也扩大到江苏、浙江、河南、陕西、安徽、山西、河北、内蒙等省区。

大足县常见的竹编制品,除大宗的青席、黄席外,还有晒席、斗席、围席、枕席、竹篮、竹囤、竹桌、竹椅、竹床、竹几、竹篓、竹包、竹扣、竹篦、竹帘、竹扒、竹笼、竹篆、竹罩、箩篼、提篼、背篼、鸳篼、筲箕、撮箕、簸箕、笔筒、蒸笼、锅盖、虾扒、亮罩、巴笼、刷把等,每一品种还分多种规格和花色。

1959年三驱织席能手李绪根、吴成周等,织“万字格”、“水波浪”、“木瓜心”、“滚绣球”、“长城图”和多种字画等精美图案花席,获四川省评比优质奖。

近年来,竹编产品的产量和销量不断增大。

大足旅游业的发展,促进了竹编产品的不断创新,花色新颖,图案清晰,美观大方的多种图式花席、枕套、帐帘、门帘、蚊帐、画屏、提包和公文包等,篾薄、条细、柔软可折叠,携带轻便,颇受用户欢迎。

有的产品送展广交会获得好评,有的被中外游客视为珍品购买,显示了大足竹编业的美好前景。

大足竹编历史悠久,花色品种繁多,纺织工艺精湛,素有“竹编之乡”的美称。

大足竹源丰富。

早在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大足申报《路孔河水灾》文中有“栖篾簟千家,无举火之厨”一语。

簟即竹席,可见当时大足竹席已广为民用。

清咸丰以后,其竹编业日兴,产品渐及省内许多市县和云、贵、湖、广等省。

解放后,大足竹编有了很大的发展。

1950年,全县商业部门收购竹席40万张,到1978年,达到259万张,增长5.5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政策的放宽,已由单一的国家商业部门,变经营为多渠道经营,民间经营量已大大超过国营商业收购量。

1991年,全县竹席年产量达400万合(一合为一青二黄或一青三黄)。

三驱、铁山两镇和其他部分乡镇的许多农民,男女老幼皆会织席。

三驱、铁山两镇的产席量约占全县竹席总产量的60~70%。

销售区域也扩大到江苏、浙江、河南、陕西、安徽、山西、河北、内蒙等省区。

大足县常见的竹编制品,除大宗的青席、黄席外,还有晒席、斗席、围席、枕席、竹篮、竹囤、竹桌、竹椅、竹床、竹几、竹篓、竹包、竹扣、竹篦、竹帘、竹扒、竹笼、竹篆、竹罩、箩篼、提篼、背篼、鸳篼、筲箕、撮箕、簸箕、笔筒、蒸笼、锅盖、虾扒、亮罩、巴笼、刷把等,每一品种还分多种规格和花色。

1959年三驱织席能手李绪根、吴成周等,织“万字格”、“水波浪”、“木瓜心”、“滚绣球”、“长城图”和多种字画等精美图案花席,获四川省评比优质奖。

近年来,竹编产品的产量和销量不断增大。

大足旅游业的发展,促进了竹编产品的不断创新,花色新颖,图案清晰,美观大方的多种图式花席、枕套、帐帘、门帘、蚊帐、画屏、提包和公文包等,篾薄、条细、柔软可折叠,携带轻便,颇受用户欢迎。

有的产品送展广交会获得好评,有的被中外游客视为珍品购买,显示了大足竹编业的美好前景。

余秋雨《废墟》赏析

废墟,作者余秋雨,收录于《文化苦旅》中,写于1992年。

赏析:提到废墟,喜欢旅游观光的人们都能从记忆中找到它模糊而又清晰的印象。

或一条古巷;或一截城墙;或一处石窟。

新疆古楼兰、交河故城遗址;北京圆明园、八达岭、故宫;西安秦始皇兵马俑、法门寺;还有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等等。

它们或显赫于繁华都市之里,或散落在荒草乱冢之间,或孤立于戈壁荒漠之中,或招摇在青山绿水之围,或矗立于万倾碧波之央。

对许多人来说,观光即便是观光而已,而对废墟有深邃见解并上升到文化哲学层面上,却只有余秋雨一人。

短短不到三千字的散文,令人由废墟而顿悟,由此而又生发对人生、文化和历史的深沉思索。

“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散文头两句开宗明义,阐明作者对废墟的矛盾心理。

诅咒是因为它“吞没了我的企盼,我的记忆”。

昔日的金戈铁马已烟消云散;雕栏画栋已人去楼空;烟柳断桥已芳草凄凄。

“书中的记载,童年的幻想,全在废墟中毁灭。

昔日的光荣成了嘲弄,创业的祖辈在寒风中声声咆哮”。

一堆废墟把昔日所有的是非成败、辉煌灿烂一股脑地打成包,尘封在逝去的岁月中,感怀伤时,悲今悼古。

作者寄情废墟,因为“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是诀别,是选择”。

“废墟是资本,让我们把地理读成历史;废墟是过程,人生就是从旧的废墟出发,走向新的废墟。

”“营造之初就想到它的凋零,因此废墟是归宿;更新的营造以废墟为基地,因此废墟是起点,废墟是进化的长链”。

废墟是人生的起点,它装着真善美,也藏着假丑恶。

不同的人们从废墟中读到不同的答案;废墟是文化的起点,从没有文字记载开始,我们的祖先就留下了一座又一座废墟。

甲骨文化、父系文化、母系文化、河套文化、仰韶文化,等等,得以汇成熠熠生辉的五千年文明长河。

废墟更是历史的起点,如果没有发现埋藏在漫漫黄沙和厚厚尘土之下的废墟,我们从哪去解读历史。

人生不能没有废墟;文化不能没有废墟;历史更不能没有废墟。

没有废墟的人生是苍白的;没有废墟的文化是肤浅的;没有废墟的历史民族是幼稚的。

废墟是历史长链中的一节节锁扣。

“废墟有一种形式美,把拨离大地的美转化为皈依大地的美”。

任何美的表现形态,无论是优美、崇高,还是喜剧、悲剧,它只是一时一会地存在于人们的视野、感官和心理之中。

随着岁月的流逝,任何美的都会失去其瑰丽的色彩而化作废墟,成为一道凝固单调的风景,被大地拥入怀中,默默地向后来者诉说着过去的一切。

然而,我们该以怎样的心态去认识废墟,以怎样的角度去发掘废墟,却是一个现实而严肃的问题。

“不能设想,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出土的汉代老太需要植皮丰胸,重施浓妆”。

“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真实的废墟,才有真实的文化,真实的历史。

保存废墟而不假饰废墟,开发废墟而不是重建废墟。

因为那样是对历史的戏弄,对文化的糟践。

然而,现实中的许多事实却是如此荒唐而愚昧。

开着推土机上废墟,用今天的金碧辉煌来替代昔日的残壁断垣,刀削斧砍般的历史痕迹被现代装饰材料抹得平平展展、干干净净。

“抹去了昨夜的故事去收拾前夜的梦,但是收拾来的又不是前夜的梦,只是今日的游戏”。

这样的废墟只是一堆堆实实在在的现代垃圾而已。

“中国历来缺少废墟文化”。

作者以犀利的眼光逼视中国文化断层。

是的,我们这个民族历来喜欢在两个极端徘徊,要么厚今薄古,要么厚古薄今,在无休止的争斗中,历史伤痕累累,文化支离破碎。

“一个诺大的民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我们的民族也总喜欢团圆,以求得心理的满足和精神的安慰。

害怕真正的悲剧,对废墟总是遮遮掩掩。

在尽美尽善的大网里过滤后,就只剩下一部流传五千年的儒家文化。

然而,屈原、杜甫、曹雪芹、孔尚任、鲁迅、白先勇却是时代的批判者,“他们保存了废墟,净化了悲剧,于是,也出现了一种真正深沉的文学”。

民族的魅力来源民族的文化。

只有民族的才会是世界的。

一个深沉的民族要敢于面对一切成功和失败。

“中国人若要变得大气,不能把所有的废墟驱逐。

”废墟是文化的使节,是连接古代和现代的桥梁,废墟中有历史最强劲的韧带,废墟不是一种炫耀和摆设,它需要我们去破解,找到一把开启未来之门的钥匙。

废墟让民族充满自信,让文明更加厚重,让我们把废墟变成寓言,让我们挟带废墟走向现代。

《废墟》就像一首融注着诗情与哲理的散文诗,作者的视角独特,澎湃的激情从字里行间喷涌而出,文采彪炳,令读者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

“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

文章开篇的这句话,浸透了作者复杂而丰沛的思想感情。

这篇文章在不长的篇幅中包孕了作者对历史、对文化的深沉思考。

中国传统文化和习俗

中国传统民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自然环境、经济方式、社会结构、政治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下孕育、发生并传承的,因而中国传统民俗既有人类民俗的共性,又有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独特个性。

分析和揭示中国传统民俗的基本特点是民俗文化研究的应有之举,其与各类具体事象的描述应是深入研究中国民俗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遗憾的是,近年来综合性的论述一直比较沉寂。

本文意在引起人们对这方面研究的重视。

综合考察中国民俗的传承、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表现得十分明显。

一、原始信仰长期留存 原始信仰习俗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长期传承和流行,是中国传统民俗的一大特点。

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以及巫术、占卜、祈禳、祭祀、禁忌等习俗不但在人们的信仰活动中集中地表现出来,而且贯穿于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不必花费笔墨去叙述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的巫术、祭祀仪式,只要看看人们日常生活中渗透的信仰习俗,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如在物质生产活动中,春祈、秋报、求雨、禳灾、用占卜来预测气候和年成,以及围绕农事而形成一系列的禁忌等,长期以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传统习俗。

《左传》记载:“社稷二祀,……自夏以上祀之。

”[1] 《汉书·郊祀志》也记载:“郊祀社稷,所从来尚矣。

”[2]可见, 对土地神和谷神的祭祀,早在不可确知的上古时代就很流行了。

其后,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系列的信仰习俗,据《礼记·月令》的记载,一年中除十一、十二月外,十个月都有“祈谷”、“命民社”、“祈来年”等固定的祭祀农业诸神的活动,实际上,许多农事节日就是由此形成的。

此类农事信仰习俗在后世堪称长盛不衰,时至今日也远没有绝迹。

就猎、牧、渔、林、交通、运输、贸易等行业及各项手工业而言,举行某些巫术性仪式,祭祀有关的神灵,恪守 一定的禁忌等,也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在衣食住行中,原始信仰习俗也常有反映。

如造房建坟便与堪舆术紧紧连在一起,请阴阳先生看风水选宅地,是动工前的第一步。

从破土开工到建成进宅,每个重要环节都要选择吉日良辰,整个过程有着一系列的巫术、祭祀、禁忌活动。

其中,上梁仪式尤为隆重,梁上要贴“上梁大吉”、“姜太公在此”等红纸条幅;工匠登高时要唱《上梁文》,然后在梁上将馒头、散钱等抛下,以驱煞、镇鬼;有时还要在正檐下挂一面铜镜,用来照射妖邪。

凡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们从殷墟甲骨文中的“卜居”记载,《尚书》中《召诰》、《洛诰》两篇所述周成王选都洛邑时的龟卜过程,敦煌文书中保留的《建宅文》[3]、《镇宅文》,[4 ]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风水图书中可以看出, 营造活动中的原始信仰是源远流长,绵绵不断的。

中国的传统服饰,按礼制的规定,必须与一定的信仰活动相适应,故有所谓的“祭服”。

此外,民间还流行许许多多用以避邪的衣服和饰品,如五毒背心、五香布袋、辟邪鞋饰、玉佩、护身符等。

饮食生活中,船家食鱼忌翻身,不称“箸”而称“筷”;河南人做饭忌说“少”、“没”、“光”、“烂”、“完了”、“不够”等词语;东北人包饺子忌不捏褶,因为捏光边象“和尚头”,不吉利,而且包成的饺子忌摆成圈,必须摆得横竖成行,才能财路通达,这些禁忌习俗都是我们常闻常见的。

事实上,饮食中的原始信仰很早就盛行了,如汉代便有“俗说:雷鸣不得作酱,雷已发声作酱,令人腹内雷鸣。

”“俗说:腊正旦食得菟髌者,名之日幸,赏以寒酒。

幸者,善样,令人吉利也。

”之类的记载[5]。

又据《山海经》的记载:“招摇之山……有木焉, 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①gǔ,佩之不迷。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②@②(猩猩),食之善走。

”“扭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柢山……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③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④,冬死而夏生,食之无肿疾。

”[6]这种食用、 佩戴某种东西 就可以取得某种实际效用的观念正是模拟巫术的观念,而后世盛行的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如以“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形容别人胆大妄为,显然与之一脉相承。

至于喝了中药,将药渣倒在大路上的习俗,很明显与接触巫术有关。

遇到出行、聚会等家庭或社会活动时,人们也常以卜筮、圆梦、求签、测字等方式来预测吉凶,决定行止。

《墨子》中所记:“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

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

’子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焉。

”[7] 即丛辰占法预测出行吉凶之一例。

在民间,甚至连洗头、制衣也都有种种趋吉避凶的习俗。

如《论衡》中记载:“《沐书》曰: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

……裁衣有书,书有吉凶,凶日制衣则有祸,吉日则有福。

”[8]此外,各种前兆迷信在民间也盛行不衰。

《尚书·牧誓》中“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化鸡之晨,惟家之索。

”的记载表明,早在周代之前,人们已笃信雌鸡报晨是家道衰败...

中国传统文化节日,陈诉它的历史和喜爱理由

中国传统民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自然环境、经济方式、社会结构、政治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下孕育、发生并传承的,因而中国传统民俗既有人类民俗的共性,又有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独特个性。

分析和揭示中国传统民俗的基本特点是民俗文化研究的应有之举,其与各类具体事象的描述应是深入研究中国民俗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遗憾的是,近年来综合性的论述一直比较沉寂。

本文意在引起人们对这方面研究的重视。

综合考察中国民俗的传承、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表现得十分明显。

一、原始信仰长期留存 原始信仰习俗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长期传承和流行,是中国传统民俗的一大特点。

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以及巫术、占卜、祈禳、祭祀、禁忌等习俗不但在人们的信仰活动中集中地表现出来,而且贯穿于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不必花费笔墨去叙述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的巫术、祭祀仪式,只要看看人们日常生活中渗透的信仰习俗,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如在物质生产活动中,春祈、秋报、求雨、禳灾、用占卜来预测气候和年成,以及围绕农事而形成一系列的禁忌等,长期以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传统习俗。

《左传》记载:“社稷二祀,……自夏以上祀之。

”[1] 《汉书·郊祀志》也记载:“郊祀社稷,所从来尚矣。

”[2]可见, 对土地神和谷神的祭祀,早在不可确知的上古时代就很流行了。

其后,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系列的信仰习俗,据《礼记·月令》的记载,一年中除十一、十二月外,十个月都有“祈谷”、“命民社”、“祈来年”等固定的祭祀农业诸神的活动,实际上,许多农事节日就是由此形成的。

此类农事信仰习俗在后世堪称长盛不衰,时至今日也远没有绝迹。

就猎、牧、渔、林、交通、运输、贸易等行业及各项手工业而言,举行某些巫术性仪式,祭祀有关的神灵,恪守 一定的禁忌等,也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在衣食住行中,原始信仰习俗也常有反映。

如造房建坟便与堪舆术紧紧连在一起,请阴阳先生看风水选宅地,是动工前的第一步。

从破土开工到建成进宅,每个重要环节都要选择吉日良辰,整个过程有着一系列的巫术、祭祀、禁忌活动。

其中,上梁仪式尤为隆重,梁上要贴“上梁大吉”、“姜太公在此”等红纸条幅;工匠登高时要唱《上梁文》,然后在梁上将馒头、散钱等抛下,以驱煞、镇鬼;有时还要在正檐下挂一面铜镜,用来照射妖邪。

凡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们从殷墟甲骨文中的“卜居”记载,《尚书》中《召诰》、《洛诰》两篇所述周成王选都洛邑时的龟卜过程,敦煌文书中保留的《建宅文》[3]、《镇宅文》,[4 ]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风水图书中可以看出, 营造活动中的原始信仰是源远流长,绵绵不断的。

中国的传统服饰,按礼制的规定,必须与一定的信仰活动相适应,故有所谓的“祭服”。

此外,民间还流行许许多多用以避邪的衣服和饰品,如五毒背心、五香布袋、辟邪鞋饰、玉佩、护身符等。

饮食生活中,船家食鱼忌翻身,不称“箸”而称“筷”;河南人做饭忌说“少”、“没”、“光”、“烂”、“完了”、“不够”等词语;东北人包饺子忌不捏褶,因为捏光边象“和尚头”,不吉利,而且包成的饺子忌摆成圈,必须摆得横竖成行,才能财路通达,这些禁忌习俗都是我们常闻常见的。

事实上,饮食中的原始信仰很早就盛行了,如汉代便有“俗说:雷鸣不得作酱,雷已发声作酱,令人腹内雷鸣。

”“俗说:腊正旦食得菟髌者,名之日幸,赏以寒酒。

幸者,善样,令人吉利也。

”之类的记载[5]。

又据《山海经》的记载:“招摇之山……有木焉, 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①gǔ,佩之不迷。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②@②(猩猩),食之善走。

”“扭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柢山……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③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④,冬死而夏生,食之无肿疾。

”[6]这种食用、 佩戴某种东西 就可以取得某种实际效用的观念正是模拟巫术的观念,而后世盛行的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如以“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形容别人胆大妄为,显然与之一脉相承。

至于喝了中药,将药渣倒在大路上的习俗,很明显与接触巫术有关。

遇到出行、聚会等家庭或社会活动时,人们也常以卜筮、圆梦、求签、测字等方式来预测吉凶,决定行止。

《墨子》中所记:“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

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

’子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焉。

”[7] 即丛辰占法预测出行吉凶之一例。

在民间,甚至连洗头、制衣也都有种种趋吉避凶的习俗。

如《论衡》中记载:“《沐书》曰: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

……裁衣有书,书有吉凶,凶日制衣则有祸,吉日则有福。

”[8]此外,各种前兆迷信在民间也盛行不衰。

《尚书·牧誓》中“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化鸡之晨,惟家之索。

”的记载表明,早在周代之前,人们已笃信雌鸡报晨是家道衰败...

临安的民风民俗

最佳答案立春风俗 东郊迎春 立春日迎春,是中华先民于立春日进行的一项重要活动,是从天子到庶民都要参加的一项活动。

在周代,立春时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去东郊迎春,祈求丰收。

回来之后,要赏赐群臣,布德和令以施惠兆民。

这种活动必然影响到庶民,使之成为后来世世代代的全民的迎春活动。

古时的迎春活动,开始时在东郊,因为迎春活动中祭拜的句芒神是东方之神。

后来,迎春活动的地点就不止是在东郊了,宫廷内、府衙门前等地都有迎春的活动,活动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

在宋代,"立春日,宰臣以下,入朝称贺"(宋吴自牧《梦粱录》),这种立春的贺节,也是一种迎春活动。

在清代,还有所谓"拜春"的习俗:"立春日为春朝,士庶交相庆贺,谓之'拜春'。

粉为丸,祀神供先,其仪亚于岁朝,埒于冬至"(清顾禄《清嘉录》"拜春")。

这种"拜春"的活动,与元旦的"拜年"相似,也是迎春活动的一种。

迎春仪式,又称行春。

春帖子 又称春帖、春端帖、春端帖子。

这是一种在"立春"日剪帖在宫中门帐上的书有诗句的帖子。

诗体近于宫词,多为绝句,文字工丽,内容大都是歌功颂德的,或者寓规谏之意。

"立春"日贴春帖、作春帖词,在宋代很盛行。

春牛 立春日劝农春耕的象征性的牛。

泥捏纸粘而成,也叫“土牛”。

立春日天子率群臣东郊迎春,鞭春牛以示劝农耕,士民都出城围观。

咬春 立春日吃春饼称为“咬春”。

民间在立春这一天要吃一些春天的新鲜蔬菜,既为防病,又有迎接新春的意味。

唐《四时宝镜》记载:"立春,食芦、春饼、生菜,号'菜盘'。

"可见唐代人已经开始试春盘、吃春饼了。

所谓春饼,又叫荷叶饼,其实是一种烫面薄饼--用两小块水面,中间抹油,擀成薄饼,烙熟后可揭成两张。

春饼是用来卷菜吃的,菜包括熟菜和炒菜。

昔日,吃春饼时讲究到盒子铺去叫“苏盘”(又称盒子菜)。

盒子铺就是酱肉铺,店家派人送菜到家。

盒子里分格码放熏大肚、松仁小肚、炉肉(一种挂炉烤猪肉)、清酱肉、熏肘子、酱肘子、酱口条、熏鸡、酱鸭等,吃时需改刀切成细丝,另配几种家常炒菜(通常为肉丝炒韭芽、肉丝炒菠菜、醋烹绿豆芽、素炒粉丝,摊鸡蛋等,若有刚上市的“野鸡脖韭菜”炒瘦肉丝,再配以摊鸡蛋,更是鲜香爽口),一起卷进春饼里吃。

中国传统民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自然环境、经济方式、社会结构、政治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下孕育、发生并传承的,因而中国传统民俗既有人类民俗的共性,又有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独特个性。

分析和揭示中国传统民俗的基本特点是民俗文化研究的应有之举,其与各类具体事象的描述应是深入研究中国民俗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遗憾的是,近年来综合性的论述一直比较沉寂。

本文意在引起人们对这方面研究的重视。

综合考察中国民俗的传承、演变过程,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表现得十分明显。

一、原始信仰长期留存 原始信仰习俗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长期传承和流行,是中国传统民俗的一大特点。

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以及巫术、占卜、祈禳、祭祀、禁忌等习俗不但在人们的信仰活动中集中地表现出来,而且贯穿于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不必花费笔墨去叙述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的巫术、祭祀仪式,只要看看人们日常生活中渗透的信仰习俗,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如在物质生产活动中,春祈、秋报、求雨、禳灾、用占卜来预测气候和年成,以及围绕农事而形成一系列的禁忌等,长期以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传统习俗。

《左传》记载:“社稷二祀,……自夏以上祀之。

”[1] 《汉书·郊祀志》也记载:“郊祀社稷,所从来尚矣。

”[2]可见, 对土地神和谷神的祭祀,早在不可确知的上古时代就很流行了。

其后,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系列的信仰习俗,据《礼记·月令》的记载,一年中除十一、十二月外,十个月都有“祈谷”、“命民社”、“祈来年”等固定的祭祀农业诸神的活动,实际上,许多农事节日就是由此形成的。

此类农事信仰习俗在后世堪称长盛不衰,时至今日也远没有绝迹。

就猎、牧、渔、林、交通、运输、贸易等行业及各项手工业而言,举行某些巫术性仪式,祭祀有关的神灵,恪守 一定的禁忌等,也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在衣食住行中,原始信仰习俗也常有反映。

如造房建坟便与堪舆术紧紧连在一起,请阴阳先生看风水选宅地,是动工前的第一步。

从破土开工到建成进宅,每个重要环节都要选择吉日良辰,整个过程有着一系列的巫术、祭祀、禁忌活动。

其中,上梁仪式尤为隆重,梁上要贴“上梁大吉”、“姜太公在此”等红纸条幅;工匠登高时要唱《上梁文》,然后在梁上将馒头、散钱等抛下,以驱煞、镇鬼;有时还要在正檐下挂一面铜镜,用来照射妖邪。

凡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们从殷墟甲骨文中的“卜居”记载,《尚书》中《召诰》、《洛诰》两篇所述周成王选都洛邑时的龟卜过程,敦煌文书中保留的《建宅文》[3]、《镇宅文》,[4 ]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风水图书中可以看出, 营造活动中的原始信仰是源远流长,绵绵不断的。

中国的传统服饰,按...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咨询网 » 厚古薄今 心理